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清明花
发布时间:2016-03-25 浏览次数:1943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清明无处不飞花,问谁看取清明花。早在惊蛰之后春分之前,时人莫不陶醉于漫山遍野的百花丛中,敞开绮丽情怀放飞绚丽梦想追逐浏丽春光。而有一种荒坡野坳之间乱树杂草之中随意散慢的野花,却很少有人为之放慢脚步,更慢说哪怕只是片刻的入眼上心了,所以至今许多人都叫不来它的名字。但它似乎从不介意,年年岁岁自开自落,象是承载了谁的殷殷嘱托,虔诚地静静迎候着路上行人欲断魂的一雨纷纷。

千万别怪那些如今越来越爱往灿烂里奔去的时人,到底谁也不想怠慢那种做鬼也风流百媚千芳啊。这清明花确实少了些花模样。单株条生而高不出两尺,成簇而棵又连不起片的景象。碎碎的花瓣自下而上附丽在没有叶片的枝条上,金色的阳光下不见半丝儿招蜂惹蝶的芬芳。偏偏一律微紫微紫的颜色,不著哪怕半点儿的异彩,即便连个春天里的点缀都算不上。要是牵牛花底部的蓝紫,还可以做出花朵盛开娇艳的衬托。即便只是京戏里青衣的出场,也总会有个落魄小生半顾一盼的机会。这就忽然想起乡下人家的一个旧俗来,谁家显考妣去世了,第二年的春联便得将大红的纸换成这种微紫微紫的缅怀之色。又记得小时候每到清明花开,大人们总是忘不了要对小孩们反复叮咛,说是这清明花千万不能去折去掐,谁折了掐了谁头疼。而对于那些满山满园好看的花,大人们却并未特别打招呼。即便是日后会长出好果实的花树,也任由孩子们尽兴胡闹。清明花若是真的有魂有魄,该是为之黯然还是欣然?人们唯一用一个节气同时又是一个节日为你命名,而你也只为一个节气同时又是一个节日而开放,我们同时都放弃了摇曳生恣,放弃了娇媚妖娆,放弃了无边芬芳,放弃了一个春天所能给予花树和花朵的一切褒奖和歌颂,难道就只是为了一个对于清明时节的朴素坚持?

佛曰一花一世界。清明花的世界却不著红颜和彩妆,似乎有些抑郁,甚至悲凉或者忧伤宛如节妇稚儿。入不得公园的花圃,入不得人家的庭院。素素的,只是坚贞的模样,所以也绝对入不了西洋的油画,或者中国的粉彩,甚至连这名字似乎也是随意便捡来的。植物学上怎么叫,我的家乡以外的地方怎么叫,一概不得而知。但我却不知怎么偏偏地以为,为了果实而奉献值得钦佩,为了爱情而艳丽值得珍惜,为了美丽而绽放值得欣赏,为了春天而馨香值得陶醉,仅仅只是为了清明而微紫微紫地开花,更值得铭记。(朱亚夫)

如今爱说普通话

小院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