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二十三年基层情 ——记宿松法院许岭法庭庭长凌劲松
发布时间:2014-07-16 浏览次数:2769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提起凌劲松,在宿松县的许岭镇和下仓镇的21个自然村和3个社区里,无论是党员干部还是普通百姓,没有人不真心夸奖道:“这是一个好法官,一个好庭长。”

1992年7月,凌劲松从安徽大学法律系毕业。作为一个寒门学子,考虑到已为他读完大学而负债累累的父母,他毅然放弃了大城市五光十色的选择,回到父母身边,在宿松法院基层法庭当起了一名书记员,这一干就是23年。23载寒来暑往,他至今仍然是许岭法庭庭长,在他承办的所有案件中,无一起涉诉信访案件。他同时也开创了全市法院首个适用担保人制度调解结案的先例。

就在凌劲松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含辛茹苦的母亲病倒了,因中风瘫痪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凌劲松每天清晨六点钟之前必须把母亲料理好,然后至少要提起半小时赶到法庭整理内务。无论刮风下雨,当事人只要一到法庭,总能看到他走上前相迎的笑脸。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他吃住在法庭,可谁也不知道,每天晚上九点钟之后,他又要回到母亲的病榻前,极尽一个孝子之所能。两年多的忠孝系于一身,他在赢得百姓给的夸奖的时候,却没能留住自己的母亲,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1997年6月,凌劲松知道自己快要当爸爸了,但他的心却被一个十分敏感的案子紧紧地拖住了。许岭供销社被定为全县供销系统改革试点,改革初期矛盾重重,许岭社将带有关键性和具有普遍性的矛盾起诉至法院,凌劲松带领许岭法庭的同志广泛听取对涉案案件的情况反映,摸清改制的难点、疑点,确定重点对象,个别立案,着重调解,以一案带动全局。终于,许岭供销社顺利改制,为全县供销系统改制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孩子出生都两天了,爸爸这才满怀愧疚地赶到母子身边,成为他日后家庭生活中有口难辩的一个苦衷。

命运似乎也给了他一些特别眷顾,让他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但妻子没有工作,不得不长工短工一起打。长年累月超负荷的劳累,终于造成右膝半月板最为严重的三度损伤。妻子看他工作实在太忙太累,法庭辖任九万多人的司法服务,每年96%以上的结案率,60%以上的调解撤诉率,90%以上的自动履行率,“零涉法信访”保持率,这需要付出多少努力,这需要怎样的坚持精神,妻子心里都有一本明白账。所以她没有把自己的病痛及时告诉丈夫。直到去年上半年,再怎么咬牙也不行了,凌劲松才知道了真相,这才赶紧抽时间送妻子去医院。安医第一附院接诊手术的医生说,“再晚来个三两周,这条腿就不是你的了。”听到这话的凌劲松吓出了一身冷汗。

人是需要有一些精神的。大学一毕业,在基层人民法庭一干就是23年,其中甘苦他自己知道,法院的同事们知道,当地的老百姓知道。这是一种忘我无私的奉献精神,司法为民的牺牲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才会有23年始终不渝的默默坚持。

“豹庭长”的追求

圩堤上的法官 ——宿松县人民法院抗洪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