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某诉余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07-01

安徽省宿松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松民一初字第00032号

    原告:朱某某,男,2010年4月15日生,汉族,农民。

    法定代理人:朱某甲,男,1978年3月30日生,汉族,农民。

    法定代理人:吴某,女,1980年12月24日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燕江华,宿松县破凉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余某,男,1967年5月27日生,汉族,。

    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桐城支公司,住所地桐城市龙眠街道同安路月辉广场北侧,组织机构代码79980018-X。

    负责人:齐劲松,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某,该公司职工。

    原告朱某某诉被告余某、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桐城支公司(简称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4日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吴某、委托代理人燕江华,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某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余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某某诉称:2013年8月25日,被告余某驾驶小型客车在田墨路将原告撞伤,当日原告入住安庆市立医院,经诊断,原告左下肢多处损伤,左足3、4、5趾伸肌腱断裂,身体已造成残疾。该事故经宿松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被告余某负全部责任。同时,被告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投保,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原告出院后经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调解,被告余某已支付了住院期间的医药费、护理费及交通食宿费24000余元,其余损害均未赔偿。原告遂起诉请求二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并于庭审时明确为27222元,具体项目及金额为:残疾赔偿金1432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0元、鉴定费900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余某未向本院提交任何形式的答辩。

    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辩称:对事故及责任认定无异议。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在5000至8000元之间。依保险合同本公司不承担鉴定费用。

    原告朱某某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的质证意见及本院认证如下:

    一、原告朱某某、其法定代理人的户口簿复印件、结婚证复印件及被告余某的人口信息表、驾驶证、行驶证复印件,证明原、被告的身份。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及机动车商业保险单(均为复印件),证明车辆投保情况。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事故及原告受伤经过;被告余某负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四、安庆市立医院出院记录,证明原告伤情及治疗经过。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五、司法鉴定书及鉴定费发票1张,证明:原告为十级伤残;鉴定费900元。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无异议,但认为依保险合同鉴定费不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该组证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余某、太平财保桐城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交任何形式的证据。

    结合采信的证据和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25日11时00分,被告余某驾驶车牌号为皖HXXXXX的小型客车沿田墨路由陈汉往北浴方向行驶至田墨路16KM+380M遇过公路的原告朱某某时避让不当,该车前部与原告朱某某刮撞,致其受伤。宿松县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余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之规定,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朱某某及其监护人朱某甲无责任。皖HXXXXX小型客车已向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投保了交强险(赔偿限额为122000元)、三者险(30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事发当日原告被送往安庆市立医院住院治疗,于2013年9月23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下肢开放性损伤,左下肢皮肤缺损,左足3、4、5趾伸肌腱断裂。原告朱某某的伤情经江西九江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十级伤残。原告朱某某花鉴定费900元。

    另查,原告朱某某均系农村居民。2012年度安徽省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7161元。

    综上,原告朱某某因本起交通事故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有(因原告朱某某仅请求二被告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及鉴定费,故本院仅对上述三项的金额进行认定):1、残疾赔偿金14322元(7161元×20年×10%);2、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朱某某请求12000元过高,本院结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以及侵害的手段、场合、被侵权人的年龄等具体情节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合计24322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健康权应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余某驾驶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原告朱某某横过道路,避让不当致使原告朱某某受伤,宿松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的被告余某负全部责任、原告朱某某无责任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采信。被告余某依法应对原告朱某某遭受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皖HXXXXX事故车辆已在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投保交强险及三者险,故原告朱某某所受损失依法应先由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在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即原告朱某某的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24322元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内赔付。被告余某不再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被告太平财保桐城公司认为保险公司不承担鉴定费的意见,本院认为鉴定费用系为查明和确定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依法应由保险人承担,故保险公司的意见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桐城支公司赔偿原告朱某某保险金24322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朱某某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81元,鉴定费900元,共计1381元由被告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桐城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谢亚栋

代理审判员 陈施见

人民陪审员 陈坤艳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素琪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四条保险人、被保险人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由保险人承担。

    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第六十六条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公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我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本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信息谋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